主页 > 独家报道 >

吴琦幸得到了林黎云被捕的独家新闻(图)

  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 吴琦幸吴琦幸 著

 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友情提供

  [内容简介]

  二十年前,青岛姑娘纪然冰邂逅台湾最大的电子通讯设备老板彭增吉,发生婚外情并在美国生有一子,孩子仅五个月,母子两人被残忍杀害,成为轰动一时的“全球华人包二奶第一案”。彭增吉的妻子林黎云因涉嫌谋杀被美国警方逮捕。此后进行了历时7年的庭审,但真凶是谁,至今未有定论。

  本书作者吴琦幸是当年最早追踪报道此案的记者之一,她的亲见亲闻,或许可以为我们理清此案来龙去脉。

  [上期回顾]

  彭增吉想找私家侦探帮忙破案,警方让他把妻子林黎云带到美国抽血化验。

  林黎云与纪然冰的冲突,其实早在1990年9月彭增吉去青岛邂逅纪然冰之后的半个月就开始发生了。

  那是9月底,彭增吉自中国大陆回到中国台湾。一向贤妻良母的林黎云便打开行李包,为彭增吉整理着衣物杂品。突然她抖落出一件陌生的白色T恤,上面印有“青岛王朝大酒店”的字样,不像是丈夫平常所穿的尺码。仔细一看,白色的圆领上,沾着几点红色的斑渍,是女人的口红,她不觉起了疑心。

  彭增吉并不是一个喜好女色之人,结婚近20年来,彭增吉将一颗心放在事业和家庭之中,从来没有在外惹是生非,但林黎云还是非常在意丈夫这方面的举动。她捡起这件T恤问彭增吉:“这件T恤好像不是你的吧?”彭增吉想起来,那是在青岛海天大酒店一同观看表演和卡拉OK时认识的纪然冰把自己试穿过一次的T恤送给他了,当时他并没有在意,想不到纪然冰的口红留在了白色的T恤上。

  林黎云要求彭增吉讲出T恤是谁送的。彭增吉当时与纪然冰还没有什么瓜葛,很坦然地讲出了纪然冰的名字,并安慰自己的太太:“放心好了,我跟你这么多年的夫妻,你还信不过我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吗?我只是跟她一般交往而已。”

  不料几个月之后,林黎云发现上海分公司中多了一个秘书—纪然冰。林黎云对彭增吉不断施加压力,要求将纪然冰逐出公司,却始终没能成功。

  1992年1月,彭增吉来到美国,将纪然冰接到南加州橙县的家中。事情也非常凑巧,这天,林黎云打了一个电话给彭增吉,纪然冰无意中接电话,听到对方是林黎云便闭口不语,林黎云便知道事情不妙,立即订了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,第二天就来到了橙县的家中。林黎云质问纪然冰:“这是我的家,你有什么权利来此?”纪然冰则反唇相讥:“究竟是谁的家还不知道呢!”

  纪、彭呆了一个星期,双双回到中国大陆,不久纪然冰回到青岛。这时是1992年3月。

  据说,林黎云与纪然冰第三次见面是在青岛,林黎云到青岛,要求纪然冰离开彭,纪然冰则要求林黎云离开,该谈判以林黎云处于劣势而告终。不久,林黎云就打了一个电话给纪然波,威胁说:“你不离开彭先生我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当年7月,纪然冰发现自己已身怀彭增吉的孩子,两人商议之后,纪然冰于8月又回到美国。

  彭增吉坚信林黎云不可能知道纪然冰怀孕生子并且呆在美国的事实。

  他认为纪然冰被害,一定与她在美国的交友不当有关,这也是他敢于劝说林黎云一同去美国接受警方调查的动机。然而,在这一点上,聪明能干的彭先生恰恰忽略了:林黎云不仅知道纪然冰去了美国,而且知道了纪然冰的住处及其怀孕生子的事实。

  1994年1月8日上午。橙县警方要求彭、林二人带两个儿子一同到警局去晤谈。

  在警局的二楼,是凶杀组办公室。彭家四人一起走进去,由探员怀特、鲁塞尔分别进行询问,并对四人分别进行了测谎。

  为彭增吉儿子设计的一组问题非常有趣,其中一个问题是:如果你的母亲被证实是凶手,你是为母亲撒谎,还是配合警方?这个问题有两难的地方。如果照实说,为母亲撒谎,那就会显示证实的可靠性,如果撒谎,那么在测谎器上也可显示出来。彭增吉儿子的回答是:“为母亲撒谎。”讲的是真话。测谎器显示通过。

  接着是彭增吉接受测谎,他也安然通过。

  到了林黎云接受测谎试验,给她的问题是:“你是否知道纪然冰的住处?”回答是:“NO”,这次测谎器上的显示却跳动不已,表示受试人没有通过。一连六次类似的问题,林黎云都没有能够通过测谎的试验,这证实林黎云在撒谎。

 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,到了下午2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点,警方决定对林黎云进行单独问话。一间用灰色隔音材料围起来的审讯室,怀特和鲁塞尔两位警探坐在大办公桌边。警方提出:“你曾经咬了纪然冰一口,唾液中的DNA抽验,符合你的DNA。”林黎云不语,并表示她不知道什么DNA,自己并没有咬过纪然冰。这更使警方感到可疑。

  警方在对林黎云进行问话时,手中的证据只有DNA,在问话过程中,发现林黎云有说谎的嫌疑,为了不使这一嫌犯逃脱,警方当即决定将林黎云逮捕。

  在宣布了逮捕林黎云之后,彭增吉与林黎云在警方办公室中,用中文进行了一段谈话,在场的警员由于听不懂他们之间的谈话,便用录音机录下了这段谈话。在这段谈话中,彭增吉拼命问林黎云有没有去纪然冰家,在彭增吉的追问下,林黎云最后只得说,纪然冰打电话告诉她,住在尔湾一个漂亮的地方,后来她就找到了纪然冰的住处。至于纪然冰的死,林黎云说:“是她自己弄自己。”

  宣布逮捕林黎云的时间是下午6点30分。

  当天是周末,我在家中得到了消息。警局的法医处主任郭方之美在电话中第一句话就告诉我:“纪然冰命案破了!”

  我一听此话,浑身一阵颤抖,多日来期盼的案子终于破了!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拿着话筒的手微微有些颤抖:“是谁作的案?”“我想你一定猜得到的。今天下午6点30分,警局宣布逮捕林黎云,现在已被关在橙县监狱。”我立即想起前一段时间,美国警方还故布疑阵,说彭太太并没有涉入此案,想不到警方早已将目标锁定了。

  “请问逮捕她的依据是什么?”

  “DNA,我们从纪然冰的左手臂上找到一块咬痕,这块皮肤中有一片唾液,经DNA检测,与林黎云的DNA完全相符,误差只有百万分之一。这一试验还要做下去,一直做到十亿分之一的误差。David,我曾答应过你,在破案的当天就将消息传给你。今晚11点30分,我就要离开洛杉矶,具体情况,你必须自己去核实了。”郭方之美并不是这一案件的新闻发言人,没有权向新闻界发新闻。

  够了,这儿只要一句话便可轰动南加州。从案发到破案,整整140天,这个轰动了南加州的大案,终于破了。而且在所有媒体记者中,只有我一个人得到了这条独家新闻。由于我持续不断地向警方调查和采访新闻,郭方之美后来成了我的好朋友,并答应我在破案的第一时间告诉我。她没有食言。